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零九章 蛊神的目标

作者:卖报小郎君书名:大奉打更人更新时间:2021/08/01 10:48字数:3802

  

怀庆深深看一眼天蛊婆婆,原本轻松美好的心情,随之凝重。

她抓起地书碎片,私聊三号,传书道:

【宁宴,速回京城。】

怀庆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目不识丁的怀庆,既然已有夫妻之实,她也不藏着掖着了,称许银锣显得生分,这绝对不是为了故意气飞燕女侠。

【三:何事,我即刻就到雷州了。】

【一:天蛊婆婆预见了未来,非见你不可,瞧她神色,恐非好事。】

尽管天蛊婆婆什么都没说,但怀庆还是猜到了真相。

佛陀进攻中原之际,还非得让许七安回来,要当面告知,那说明事情的严重性超过了雷州的战况。

而天蛊婆婆获取“情报”的方式,不言而喻。

天蛊!

许七安虽然是粗鄙的武夫,脑子却不粗鄙,怀庆想到的东西,他念头一转,便意会了。

在这个时候,天蛊婆婆通过集镇的传送阵,赶到京城,绝非寻常之事。。

当即传书回复:

【等我!】

距离雷州不到半刻钟路程的许七安,调转方向,朝着来路返回。

夜空之下,黑影一闪而过,他的飞行造成了震耳欲聋的音爆,让沿途中城池、乡镇里的百姓错以为是雷雨将至。

但一抬头,圆月辉辉,夜空如洗,分明半片雨云都没有。

皇宫里,天蛊婆婆焦虑的来回踱步,时不时咳嗽一声,她的脸色呈现行将就木的灰败,让人担忧下一刻就会病倒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御书房内气氛凝重,褚采薇抿着嘴唇,身为监正的她都没敢吃东西。

宋卿眼睛一闭一闭,身子轻微摇晃,仿佛随时都会睡去。

他在过去的三天里,只睡了两个时辰,面对着炼器器材时,他总能迸发出让圣子都羡慕的精力。

可一旦离开炼金实验室,他就忍不住犯困打盹。

御书房里的宦官们低着头,一言不发,尽管已经过了用晚膳的时间,也只能一遍遍的吩咐御膳房热菜、保温,不敢有丝毫打扰。

终于,殿内人影一闪,许七安赶回来了。

天蛊婆婆见他归来,眼睛一亮,整个人明显松弛了一下,拄着拐棍,摇摇晃晃的往身边的大椅坐下。

“婆婆!”

许七安大步走过去,一边扣住她的手,渡入气机,一边问道:

“何事唤我回来。”

天蛊婆婆扫了一眼褚采薇、宋卿和大案后的怀庆,声音苍老:

“法不传六耳,何况天机!”

怀庆看向许七安,见他颔首,当即道:

“尔等随朕出去。”

她双手置于小腹,莲步款款,绣龙纹的衣摆与发丝微微晃荡,领着褚采薇等人离开了观星楼。

等御书房里只剩下许七安和天蛊婆婆,他高抬掌心,撑起气机屏障,彻底隔绝了内外。

天蛊婆婆这才安心,深吸一口气,说道:

“我窥探了未来,看到了你的陨落,看到超品分食九州气运,九州生灵灰飞烟灭,十不存一。”

许七安心里陡然一沉:

“在你看到的未来里,我无法晋升武神?”

天蛊婆婆点头。

未来的我无法晋升武神,那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一个前提两个条件,我与怀庆双修后,气运昌盛,想来是够了的未得天下认可?可刻刀说过,这个成就我已经达成许七安想到了。

最后一个条件:得天地认可!

如果未来的他真的无法晋升武神,那肯定是这个环节出了问题。

“婆婆唤我回来,不只是告知这个噩耗吧。”

许七安收回思绪,看着满脸皱纹的老人。

天蛊婆婆点点头:

“蛊神和佛陀的异常让我如鲠在喉,无法忽视,小辈们去了雷州后,我便主动窥探了未来。我终于知道蛊神为什么要出海。”

许七安下意识的屏住呼吸。

天蛊婆婆停顿了一下,当她再次开口时,声音已经变的嘶哑和虚弱:

“祂要去杀监正。”

杀监正?!

蛊神出海居然是为了杀监正,事到如今,监正只不过是区区一位天命师,祂这个时候选择出海杀监正?

这个答案让许七安难以置信,是他怎么都没想到的。

他斟酌道:

“大奉不灭,监正不死。”

天命师与国同龄,大奉王朝不灭,监正就不会死,以荒半步超品的实力都无法杀死他,只能选择封印。

当然,许七安也不能保证超品就一定杀不死监正。

毕竟术士体系只有短短六百年,而这六百年里,超品未曾对天命师出手。

天蛊婆婆摇着头:

“我窥见的未来有限,无法给你太详细的答案,但监正确实死了,他的死,让一切都变的无法挽回。”

许七安“嗯”了一声,脸色凝重,眉头不直觉的锁起:

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蛊神出海的行为,以及佛陀的牵制,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释。”

只是为何杀死监正会让事态走向不可挽回的深渊?

另外,许七安又想到了一个点,那就是超品杀不死监正。

理由很简单,荒一旦重返超品,肯定不会放过监正,那么蛊神就没有出海的必要。

但这里的逻辑悖论时,如果重返巅峰的荒杀不死监正,蛊神去了海外又有什么意义?

这些疑惑,没有人能给他答案。

天蛊婆婆反握住许七安的手,一字一句道:

“你要做的是出海,救回监正,不然万事皆休。”

许七安沉默着点头,凝视着天蛊婆婆布满老年斑的面孔,轻声道:

“婆婆,您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?”

天蛊婆婆目光转柔,笑道:

“大劫之后,老身不知道几个首领中,还能活下来几个。

“希望许银锣能善待蛊族,善待鸾钰丫头。

“将来如果蛊族想脱离大奉,重返南疆,你便由他们去,不要为难他们。

“他们若愿意融入大奉,也请给他们一定的主权,莫要让朝廷压迫。

“若此劫难度,一切便随他吧。”

天蛊婆婆撑起衰老的身体,站稳后,放下拐棍,朝许七安郑重行了一礼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