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气运调节器

作者:卖报小郎君书名:大奉打更人更新时间:2021/08/03 04:05字数:4487

  

【四:巫神出世了!】

皇宫,御书房里,怀庆手里握着地书碎片,指尖微微发紧。

尽管很早前就有心里准备,但看到楚元缜的传书,她的心依旧缓慢的沉入谷底,四肢泛起冰凉,涌现悲观、恐惧和绝望的情绪。

雷州战况激烈,本就是勉强拖延,而海外情况更是凶险,许七安生死不明,此时此刻,大奉拿什么阻挡巫神?

巫神最后一个挣脱封印,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占了大便宜。

诚然,佛陀与巫神是竞争关系,但别想着利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规律左右逢源,说服佛陀撤退,大奉超凡确实可以转移到东北方阻扰巫神,但这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。

到时候的结果是,佛陀东来,势如破竹,局面不会有任何好转。

“派人通知内阁和打更人衙门,大劫已至!”

良久,怀庆望向御下的掌印太监,语气机械化般的说了一句。

大劫已至掌印太监的脸色煞白无比,如坠冰窖,身躯微微发抖,他抬起颤巍巍的双臂,默默行了个礼,躬身退下。

文渊阁。

议事厅,钱青书、王贞文等几名大学士,坐在桌边,头发花白的他们眉头紧锁,脸色凝重,以致于厅内的气氛有些凝重。

掌印太监看了他们一眼,略作犹豫,道:

“咱家多嘴问一句,几位大人可有破局之策?”

他真正的意思是,大奉还有救吗?

之所以没有问怀庆,而是询问几位大学士,一来是不敢触女帝霉头,二来未必会有答案。。

当然,他是女帝的心腹,前几次的超凡会议里,掌印太监都在旁伺候,对局势知晓的比较清楚,

所以更明白情况的危急。

焦躁的钱青书闻言,忍不住就要出言呵斥,边上的王贞文先一步说道:

“待许银锣归来,危机自解。”

他神色笃定,语气从容,虽然神色凝重,但没有任何惊慌和绝望。

见状,掌印太监心里一下安定,作揖笑道:

“咱家还要去一趟打更人衙门,先行告退。”

他作揖行礼的时候,脑子里想的是许银锣过往的战绩、事迹,以及据说达到了中原武夫史上未有的半步武神位格。

心里便涌起了强大的自信,尽管依旧有些忐忑,却不再惴惴不安。

王贞文目送他的背影离去,脸色终于垮了,疲惫的捏了捏眉心,说道:

“纵使难逃大劫,在最后一刻来临前,本官也希望京城,以及各洲能保持稳定。”

而稳定的前提,是人心能稳。

赵庭芳难掩愁容的说道:

“陛下身边的心腹都对许银锣有信心,何况是市井百姓,我们不乱,京城就乱不了。”

经过女帝登基后新一轮的洗牌,上位的、或保留下来的大学士,不说品性高雅,至少私德没有大问题,且城府深,有心机,因此面临如此糟糕的局面,还能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静。

换成元景期间,此刻早已朝野动荡,人心惶惶了。

王贞文说道:

“以排查西域细作为由,关闭城门,清空客栈、酒馆和烟花之地的客人,施行宵禁,阻断谣言传播渠道。”

知道大劫的诸公不多,但也不算少,消息泄露在所难免,这样的举措是防止消息扩散,引来恐慌。

至于各洲的布政使衙门,早在数月前就收到朝廷下达的秘密公文,尤其是靠近西域、东北的几大洲的布政使衙门、下辖的郡县州衙门。

他们接收到的命令是,狼烟一起,举境迁徙。

百户一里,十里一亭,十亭一乡,分别由里长亭长乡长负责各自管辖的百姓,再由县令统筹。

当然,实际情况肯定要更复杂,百姓未必愿意迁徙,各级官员也未必能在大劫面前谨记职责。

但这些是没办法的事。

对于朝廷来说,能救多少人是多少人。

钱青书低声道:

“尽人事,听天命!”

闻言,几位大学士同时望向南方,而不是巫神席卷而来的北方。

打更人衙门。

南宫倩柔腰悬佩刀,满心焦虑的奔上浩气楼时,发现魏渊并不在茶室内。

这让他把“义父,怎么办”之类的话给咽了回去,略作沉吟后,南宫倩柔大步走向茶室左侧的瞭望台,看向了皇宫。

凤栖宫。

心情不错的太后正倚在塌上,捧着一卷书阅读,身前的小茶几摆着花茶、糕点。

室内温暖如春,太后穿着偏明艳的宫装,淡扫蛾眉,容貌倾城,显得愈发年轻了。

她放下手里的书,端起茶盏准备品尝时,突然发现门外多了一道身影,穿着藏青色的袍子,两鬓斑白,五官清俊。

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
太后脸上不自觉的展露笑容。

魏渊通常不会在晨间来凤栖宫,除非是休沐。

“闲来无事!”

魏渊走到软塌边坐下,握着太后的一只手,温和道:

“想与你多待一会儿。”

太后先是皱了皱眉,继而舒展,调整了一下坐姿,轻轻依偎在他怀里,低声“嗯”了一下。

两人默契的喝茶,看书,时而闲聊一句,享受着静谧的时光。

也可能是最后的时光。

雷州。

暗红色的血肉物质,宛如灭世的洪水,淹没着大地、山川、河流。

神殊的漆黑法相连连后退,从最初交手至今,他和大奉方的超凡强者,已经退了近百里。

尽管很绝望,但他们的阻击,只能减缓佛陀蚕食雷州的速度,做不到阻止。

如果没有半步武神级的强者相助,雷州失守是迟早的事。

没记错的话,再往后退七十里就是一座城,城里的百姓不知道有没有撤走,不,不可能所有人都撤离李妙真扫过与伽罗树死斗的阿苏罗、寇阳州。

扫过不停给神殊施加状态,但自身却徘徊在身死边缘,随时会被琉璃菩萨偷袭的赵守等人。

扫过屡次将目标锁定广贤,却被琉璃菩萨一次次救走,无功而返的洛玉衡。

焦虑感一点点的从心里升起,不由的想到出海的许七安。

你一定要活下来啊她念头闪烁间,熟悉的心悸感传来。

李妙真意念一动,召出地书碎片,眸子一扫,继而陡然色变,脱口道:

“巫神挣脱封印了。”

她的声音不大,却让激烈交战的双方为之一缓,继而默契的分离。

接着,浑身浴血但酣畅淋漓的阿苏罗,眼神已现疲惫的金莲道长,右臂骨折的恒远,纷纷取出地书碎片,查看传书。

四号楚元缜的传书内容在玉石镜面显化。

天地会成员心里一沉,脸色随之凝重。

而他们的表情,让赵守杨恭等超凡强者,心凉了半截。

最不愿发生的事,还是发生了。

巫神选在这个时候挣脱封印,在中原守备最空虚的时候,祂挣脱了儒圣的封印。

“果然是这个时候”

广贤菩萨低声喃喃。

他没有觉得意外,甚至已经猜到这位超品会在这个节骨眼挣脱封印,理由很简单,巫师六品叫卦师,巫神拥有能抓住机会。

广贤菩萨双手合十,念诵佛号,面带微笑:

“诸位,你们有两条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