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奉打更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绝境(二)

作者:卖报小郎君书名:大奉打更人更新时间:2021/08/06 09:42字数:4749

  

黑洞来势不减,内里传来荒的声音:

“行,你先把他给我。”

荒是什么德性,蛊神当然知道,把许七安给祂,那才真正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蛊神没有再解释,因为没必要接受,两人本身就是竞争对手,之前联手对付许七安时,祂就做好了擒住这小子后,和荒争斗胜利果实的准备。

如今既然擒下许七安,荒又不妥协,那边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祂一边维持血祭术,保持对许七安的压制,一边朝着撞来的黑洞施展出共情、蒙蔽法术,喷吐出含量极高的紫色毒雾。

引爆荒的交配欲望。

这成功让撞来的黑洞出现凝滞,抓住机会,蛊神带着许七安施展了阴影跳跃。

可就在这时,祂庞大的身躯突然僵住了,紧接着失去对身体的掌控,肉山般的躯壳呈现出腐蚀状态。

玉碎!

许七安把伤害原原本本的还给了蛊神。

这下反而是荒抓住机会,不顾一切的撞向蛊神,此时再想阴影跳跃,晚了。

蛊神当机立断,一块块肌肉快速收缩、绷紧,巨大的肉山拱起,霍然弹出。

祂主动撞向黑洞,而且是携带着许七安一起,一座堪比山岳的血肉怪物,主动撞入直径超百丈的黑洞中。

蛊神的体魄,绝对是所有超品里最强大的,即便是拥有了象征力量灵蕴的许七安,单纯比较膂力,绝对不可能胜过蛊神。

祂这一撞,威力难以想象。

“呼”

磅礴的怪力撞击下,荒的黑洞骤然扭曲,气旋化作混乱的狂风,险些直接崩溃。

荒立刻沉淀情绪,陷入“假寐”状态,把天赋神通激发到巅峰。

黑洞稳住了,并成功吸住蛊神和半步武神。

霎时间,蛊神和许七安的气血如同决堤的洪水,朝着黑洞倾泻,前者除了气血之力,还有六种蛊术的力量,是祂的灵蕴之能。

如果按照这样发展下去,不出半刻钟,许七安和蛊神就会化作飞灰,被荒夺尽灵蕴。

半步武神细胞中,象征着不灭的“纹路”开始蜷缩,个别纹路蜷缩到极致后,便散成气血之力,成为了荒的“食物”。

这意味着,许七安身为半步武神的根基正在流逝,也许不用半刻钟,他会先跌落半步武神境,然后一品、二品,直至消亡。

荒果然能杀半步武神,而佛陀以前却杀不死超品,这位远古神魔简直极端的可怕,缺点和优点都很明显许七安没有丝毫惊慌,反而咧嘴笑道:

“蛊神,你别无选择了。”

这招叫置之死地而后生,是在大智慧光轮的加持下,思考出来的计策。

首先,利用荒贪婪暴躁的性格,以言语蛊惑,增加祂的焦虑感。

随后与蛊神死磕,他当然不可能是蛊神的对手,因此顺其自然的成为蛊神的“猎物”。

这个时候,荒和蛊神必定内讧。

因为关乎着天道之争,谁都不会信任对方,哪怕知道许七安可能有谋划,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

哪怕蛊神再冷静,祂也得上,因为荒的本性是贪婪的,荒无法抗拒到嘴的肥肉,也不能容忍煮熟的鸭子被人抢走。

两位超品不可避免的走向对立面。

当然,到这一步,计划只能说成功一半,接下来至关重要。

“与我联手吧!”

许七安说完,让体表象征着“力”权柄的灵蕴浮现,腐蚀严重的血肉再生,肌肉饱满充盈怪力。

瞬间,天地风云变色,云层翻涌,降下火雨,金灵尽数从大地中析出,凝成一块块斑驳的矿石,水灵凝成坚冰,伴随着火雨一起坠落。

无形灵力紊乱了。

武夫的特殊领域展开。

蛊神庞大的身躯一阵扭动,脊背喷出猩红的血雾,在被吞噬了海量气血后,祂的体型不减反增,气息不降反升。

半步武神和蛊神同时发力,朝黑洞打出全力一击。

这些可怕的攻击也被黑洞吞噬了,下一秒,黑洞由内到外的崩溃,化作席卷四方的可怕飓风。

羊身人面的远古巨兽现出身形,身躯遍布一道道裂痕,浓稠鲜血流淌不止。

祂眼里愤怒、不甘、焦虑、贪婪皆有。

半步武神和蛊神的全力一击过于可怕,超越了祂天赋神通的极限,因此“黑洞”被直接打断。

许七安敢走这步险棋,就是笃定合他与蛊神之力,一定能打破荒的天赋神通。

世上没有任何法术、灵蕴,能同时杀死一位超品和半步武神,因为这俩者是超凡世界的天花板,九州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力量。

黑洞崩溃的力量把三位巅峰强者同时弹开。

远处的浮屠宝塔抓住机会,让大眼珠子亮起,切割了许七安所在的空间,挪移到荒的头颅上空。

仰天倒飞中的许七安瞬间稳固身心,以武夫的化劲手段,于电光火石间卸去惯性,然后,他往胸口一抓,抓出了太平刀。

运起毕生气机,灌入太平刀中。

奋力斩下!

而今半步武神的气机,作为法宝的镇国剑已经有些难以承受,对剑身消耗极大,唯有太平刀可以轻易承受住他的气机灌输。

荒和蛊神仍在保持着倒飞的姿态,前者琥珀色的凶睛猛的收缩,祂知道了许七安的打算——斩角救监正!

但这个时候,不同体系的差异就凸显出来了,荒尽管有着强大的体魄,却没有武夫的化劲技巧,无法在瞬息间卸力。

头顶长角霍然膨胀,试图再次施展天赋神通。

另一边,蛊神底下阴影滚动,施展了阴影跳跃。

锵!

火星溅起,那根封印着监正的长角被生生削断。

长达数十丈,堪比城门的巨角重重砸下来,封印在长角中的七大蛊力缓缓溃散。

长角中,白须白发的监正飘出,负手而立,平静的望着远方。

成了许七安心里狂喜,解开监正封印,得他认可,就彻底满足了一个前提两个条件,他将成为旷古烁今的武神。

然而就在此刻,他毛孔陡然炸开,涌起难以遏制的恐惧和危机感,身体里每一个细胞每一条神经都在像是传输危险的信号。

这不是武者的危机预感,这是气运示警!

出现这种情况,只有一种解释:

大奉要亡国了!

“唉”

巨大的叹息声回荡在天地间,一阵风吹过,监正的身影飞灰般的散去。

这时候许七安才意识到,他看到的只是一缕残影,监正早已回归天道。

大奉气数已尽,国运荡然无存,支撑监正“不死不灭”的根基不存在了。

许七安呆住了。

蛊神声音恢弘威严:

“出海之前,我操纵蛊兽前往靖山城,托巫神卜了一卦,卦象显示,上上大吉,不过我并没有相信祂。

“我去靖山城只是想看看他挣脱封印到了哪一步,当时便断定祂会趁我出海,破除封印,从中得利,卦师总是能把握住机会。

“走投无路的大奉面对巫神会作何选择?”

蛊神没有继续说下去,睿智清亮的眼睛里闪着戏谑:

“你被愚弄了,我只是陪你多玩一会儿,等待监正大限之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