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代河山风月 72、“单枪匹马”

作者:我的长枪依在书名:五代河山风月更新时间:2021/06/13 21:27字数:2362

  

六月中旬,周国前锋大将、控鹤军都指挥使、蔚州团练使、西南面行营前锋史从云率周朝殿前司下控鹤第一军、第二军数日内连克八座蜀军营寨,到达武威城北十几里的黄花谷。

消息很快沿着陈仓道传遍南北,武威城中蜀军震恐,兵将不得心安。

武威城驻守的是蜀国大将李廷圭。

李延圭本是山西人,孟知祥奉命出兵灭前蜀时他随军入蜀,到后来孟知祥自立为帝,建立后蜀,他被授予军职。

后主孟昶继位后,对李延圭信任有加,以其为主要军事将领。

也正因如此,这位年过六旬,白发苍苍的老将可不像蜀国其它那些不知兵的将领,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北方老将。

李延圭有些微胖,面色不显老,大概是天府之国太养人了。

披甲之后显得十分壮实,站在两丈高的武威城头,身边军官将领环伺。

“可探清楚对面什么来头?”他沉声问。

“根据探子回报,对面是大梁来的禁军控鹤军,领兵的是周国第一猛将,殿前司副都指挥使之子史从云。”左手边的将领立即回答。

李延圭看着北面山谷:“那年轻人不简单。”

“据说他在高平和北汉国、契丹人都打过,还都打赢了。”有人插嘴。

“难怪......”李延圭左手紧握剑柄,有些不甘的说:“老夫以为他会恃胜而骄,轻于防备的。

早在武威城东布好大军等他撞上来,没想到他居然见好就收,很冷静的停在黄花谷......

这人年纪轻轻,打仗却有些章法。”

“大帅,咱们城中有五六千兵马,只要坚守不出他能如何。”右手边将领说到。

李延圭摇头:“半个月之前死守可以,但现在我军连战连败,丢了八个营寨,士气低迷,士兵见周军就脚软畏惧。

武威城也不是什么金城汤池,直接守很难,先集中兵力胜一阵稳定军心再守才是上策。老夫原本是这么想到,可惜周军居然停在黄花谷了,唉......”

众将不说话了,其实他们也是不愿面对周军才会提出固守的。

“陛下派赵季礼为监军使,他的援军应该已在路上,到时合兵我们就不用怕周军了。”李延圭说了一句安稳人心的话。

听说有援军在路上,众人都露出喜色。

.......

李延圭盼望的援军赵季礼其实还远在数百里外的德阳。

德阳城中私宅府邸,五十多的监军使赵季礼正环抱如玉的属地美人爱妾,上下其手,爱不释手,美酒珍馐摆在精致楠木桌上都没动一下,小妾时不时娇呼。

他带的精兵还都驻扎在城外。

其实早在三月,蜀国皇帝听说有百姓到大梁请愿的事后就十分害怕,先是向秦凤两州增加两万兵力,之后又派客省使赵季礼巡视两州防务。

赵季礼当时觉得秦凤之地山高路陡,易守难攻,加上周国还不一定会打过来的,感觉自己发现一个立功的大好机会。

而且他自负自幼饱读诗书,文韬武略甚高。

回去后他就对后蜀皇帝孟昶说,秦凤驻守的雄武节度使韩继勋、凤州刺史王万迪都不是带兵打仗的料,没什么本事,没有他那样的才能。

赵季礼于是毛遂自荐,顶替他们。

他口才很好,滔滔不绝,一番话下来说动了孟昶,授命其为东北面行营都部署,为前线最高指挥官。

之后蜀国皇帝又派出从小一起读书长大,视为心腹的枢密院官员王昭远前往两州地区安排兵力部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