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代河山风月 144、个人信誉+舍我其谁

作者:我的长枪依在书名:五代河山风月更新时间:2021/06/13 21:32字数:4690

  

出征前,郭荣任命王朴担任东京留守,兼管开封府;以三司使张美担任大内都巡检,侍卫都虞候韩通担任京城内外都巡检。

大军往南调度不是一句话的事,众将跟随官家从皇城出去走景龙门,封丘门更多的是种仪式兴致的过场。

出封丘门之后,众将开始分散,各自去城外大营中调兵,史从云就去了汴水大营。

继续随驾前行的只有东西班直和内殿直两军。

而且各军出发的时间也不一样,路线不一样,官家赶着去淮南,最近的路是走涡口一道,不过涡口如今已被南唐军占据,官家的队伍只敢走正阳。

而史从云的大军则从闵河出发,沿着颍水进入淮河,本来可以走更近的涡口,或者直接走汴水到达泗州,不过还是老问题,如今涡口、泗州都在南唐控制之中。

出发时,史从云做了安排,整个水军舰队,总计船只三百二十六,他为主帅,驭浪副都指挥使司超为都部署,负责具体指挥舰队。

都虞侯李处耘为前锋都指挥使,率领船队前锋,提前一天出发沿河前进探明前锋水域通行情况,并每隔半个时辰留下小船向中军汇报。

监军使潘美依旧为监军,负责纠察全军。

第一军都指挥使王环为前锋都虞侯,作为李处耘的副手。

至于闾丘仲卿,如今已是史从云的节度推官,史从云对他另有用处。

前锋李处耘率五十艘战船出发后,中军没有急着走,当天,史从云派闾丘仲卿带着亲兵回大梁,拉了整整三十多车,大约一万缗左右的财物过来,这其中多数是钱币。

官家在前年下令恢复唐朝时的铸币制度,越来越多的货币开始流入市场,史从云则是直接和铸造监的官员交接,直接用家里的金银财物等兑换价值差不多的钱币,甚至还有些“优惠”。

史从云如今很富。

这三年下来,官家的各种赏赐,战场上缴获的分红都让史从云发了大财,还有一笔则是京中各路官员送来的“礼物”,史家越来越得势,来送东西的人就越多,每次史从云在前线打了胜仗,后方有点风声,纷至沓来的人就络绎不绝。

在五代,这可是不只是贿赂或者拉近关系那么简单,还有“保护费”的意思,以前几朝都有武将做大后肆意妄为,拿捏同僚和其他文官的事,看着谁家女儿漂亮就霸占,看着谁家不爽就灭族,看着谁家钱多就抄家。

许多人早怕了,所以看着有武将家族崛起,就连连孝敬,以保护自身。

虽然这方面官家管得是比较松的,赵晁等人在淮南到处索贿都不处理,也有可能是顾及赵家宗族的权势,总是无论哪种,史从云不敢以身犯险。

他怕留下话柄,以后官家万一要收拾他,随便找个由头时不就招了。

但东西不能不要啊!

这些都是民脂民膏,自己如果不收,怎么对得起天下百姓!

怀着一颗胸怀天下的仁爱之心,史从云觉得自己必须收下,不然便宜了京城这些贪官污吏。

不过他不敢出面,史彦超不会干这种事,大娘小娘完全不懂其中门道,大娘以前就是普通百姓什么也不懂,小娘是标准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。

于是这个帮他敛财的重任就落在赵侍剑身上,他跟着赵莹时间久,学的东西多,很有基层经验,不过一开始赵侍剑是拒绝的,怕坏了他爷爷的名声。

史从云道不以为意,赵莹早就死了,要名声有什么用?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,赵侍剑斗不过他,只能委屈答应,平时他在外面打仗,赵侍剑在家还要负责得体合理的收“礼物”,并且妥善保管起来。

毕竟“礼物”也不是乱收的,有些东西能收有些不能收,有些人的能收,有些人的不能收,这些赵侍剑可能比他还懂,他就不信当初赵莹又是出镇地方节度,又是中央宰相,就没收过“礼物”。

过年前他还让赵侍剑盘点了一遍后院的小仓库,把所有账目都对了一遍,并且做了一个估价,府中的那些金银财物和珍宝,全部加起来大概值三万六千缗左右。

这些事也是赵侍剑做的,也不能让外人来做。有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实在搞不懂值多少钱,比如礼物中最多的某某名家的手笔画作,或是唐代流传下来的各种珍宝,他根本不知道到底值钱不值钱。

这些东西大娘和小娘没那个能力,他和老爹经常不在家,闾丘仲卿是外人,都不合适,只能赵侍剑来保管。

至于符金铃......且不说她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能力如何,就是把这种事交给一个符家人去管史从云也不放心。

而且这样的大族女性不管感情好不好,都必须想清楚,她到底是站在夫家这边的,还是站在家族那边的,很多教训历史上多得是。

最有名的论调当属春秋时期的楷模“丈夫死了可以再找,但父亲只有一个!”此举还被不少人称赞“三观正”,她们很可能自小就是受着那样的教育长大的。

史从云并不放心,虽然无情,但事实就是这样,符六更多的两家的桥梁,除此之外别无其它,也不值得信任,自己唯一能做的人事就是让她好好活着而已。

他记得历史上符六是嫁给赵光义,还是赵光义的皇后,这么想突然有种报复的快感。

这也是后来陈桥兵变时候为什么最有实力的几个节度使,李筠、李重进都起兵叛变,唯独符家没有动作,还表示愿意进京城拜见赵匡胤。

理由很简单,符六嫁给了赵匡胤的弟弟赵光义啊。

如果赵家和符家没有烟亲,那赵匡胤陈桥兵变,就是把符家皇后赶下台,那符家的会不会坐视不理就很难说了。

这就是联姻的意义啊!

......

都说家财万贯,史从云也第一次明白万贯到底是个什么概念,三十多车!还有些是没有完全兑换成钱币的银锭。

这些钱他准备带到前线,犒劳士兵。

因为他发现之所以会频繁发生士兵烧杀抢掠的事,除去约束和纪律问题,最大的原因还是五代以来中央信誉破产,士兵的奖励没法保障。

慢慢的,士兵们也不干了,不见钱不出力,可中央支离破碎,完全没有组织能力筹集足够的财物犒赏,又想要士兵出力,那就只能保证每次打仗之后让士兵放手去抢。

如果中央有信誉时,还可以等战争结束了论功行赏再支付赏赐,汉唐帝国都是这样的,可五代这几十年,国家信誉早就破产了,士兵也不相信打完仗朝廷慢慢给他们封赏这种事,如果短期内拿不到,说不定直接就哗变了。

针对这个问题,史从云积蓄的小金库终于发挥作用。

以前打蜀国他是攻城之后开府库赏赐士兵,那样确实方便还能稳定人心。

可如今这招不管用了,淮河沿岸寿州、庐州、楚州处处都是金城汤池,很容易就变成久攻不下的持久战,这时候如何奖励和赏赐立功的士兵,敢打敢拼的士兵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