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代河山风月 150、南唐军之重

作者:我的长枪依在书名:五代河山风月更新时间:2021/06/13 21:33字数:4633

  

王审琦靠在长满苔藓的大树干上,胡乱嚼着用溪水泡过的肉干,就着塞了几个粮饼,身边还有上百身着甲胄,到处沾满血污和泥土,全身被汗水湿透,才从前方撤下来的士兵。

他们打了半天,体力已经消耗殆尽,连拔蜀军众多哨塔和几处营寨,此时已经精疲力尽,由后面的人替换。

狭窄山道间的战斗,弓弩的作用顿时发挥到极致,攻山的时候他的箭术发挥出巨大作用。

一开始在山口的几座营帐最坚固难攻,蜀军还用利用超过磨盘粗的大树作为隐蔽,一开始他们死了好几个人,全身皮甲的猛士弓弩伤不了,但也顶不住山上往下滚的石头,好几个被砸断骨头。

一时间没法攻上去,他一怒之下他开工搭箭,以百步穿杨的本事接连射死好几名在上面推石头的蜀军,之后就吓得山上的蜀军人人不敢探头。

披着两层甲,披五层牛皮的猛士趁机顶着后方箭矢,用斧头砍倒木栅栏,随后众多披甲唐军冲入,如虎入羊群,杀倒大片唐军,后面的人纷纷往后跑。

之后王审琦有了经验,接连如此攻打,弓弩手无法射穿他们的甲,关键是滚石和圆木,只要将他们射杀冲入营寨中,唐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
打了前面两座营寨之后,众将士配合严密,越打越熟悉,打得越来越顺。

同时周军也在个各处分别发起攻击,一时间仿佛整座山上都是他们的人马,到处都是周军的人。

许多时候,隔着一处山梁对面就是自家兄弟,众人高呼,对面的兄弟隔山呼应,整个紫金山顿时连绵不绝到处都是周军喊杀声,唐军震恐,大概还以为他们来了十万大军。

之后的战越打越顺,唐军逐渐从拼死抵抗变成难以招架,再到一触即溃,全面收缩,战打到下午,虽然还没有一锤定音,王审琦觉得已经胜利在望了!

于是退下暂时休息一会儿,紫金山密林里,斑驳日光从树隙中洒下,空气里都是腐叶和血的味道,隐约夹杂一些泥土的腥臭。

隔着树林还能听到山上各处喊杀声不断。

不一会儿,有传令兵找到他,“王厢主,大帅有令,明日天黑之前,必须将南唐军赶出紫金山去!”

王审琦点点头,“回去禀报大帅,大概不用等到明天,今晚就能得胜!”

传令兵走后,王审琦拖着疲惫的身体,再次集结众人,准备去攻山最前沿。

.......

下午,斜日西垂,王审琦站在峰顶,下面山谷中的蜀军营尽眼底,不过在山谷北面,高怀德的骑兵已经杀穿外网的栅栏,正往大营里面冲。

山上四面都有不少周军正往山谷中的大营汇聚。

不过在他的视角看得更加庆祝,大营中的主力正往东面山口退出去,想要退到淮河边上。

与他汇合的的几个指挥既不可能,纷纷请命赶快杀下去。

王审琦却知道不成,所谓望山跑死马,从他们这个山头下去,等到那边天已经黑了,而且唐军意图明显,想要退出山谷,去东面淮河边上和他们的主力汇合,贸然追击说不定会撞上淮河边扎营的唐军。

“传令各军,如果唐军过了东面山口就不要贸然追击,稳住阵脚占领紫金山为上。”王审琦向来稳重。

在他看来,贸然追出去变数很大,随即有令人将这里的情况赶快向寿州城外的招讨史从云汇报。

战事一起,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,王审琦还有些不明白史从云的意图,所以他也不知道此战他的做法能不能让大帅高兴。

不过无论如何,他心里有自己判断,也不可能全去想主帅喜好,再判断该怎么打。

当晚,各路周军陆续汇合在紫金山上的唐军大营之中,高怀德率领的骑兵也很快与众人汇合。

众人欢呼雀跃,南唐军在紫金山上的大营已经被拿下,但他们没与唐军主力正面接触。

山上各处哨卡的攻坚战接连失利之后,唐军主力放弃山谷里的大营,全部从东面山口撤出,往淮河边上撤退。

不过王审琦也高怀德在追不追击的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,高怀德力主继续追击,扩大战果。王审琦觉得唐军主力是有序撤退,出了东面山口,后面还有唐军主力,贸然追击说不定会被埋伏。

两人各有道理,各有说法,最后话赶话还吵了两句。

不过高怀德不是他的不下,而是和他同一级别的厢主级都指挥使,他们两是配合打仗,谁也无法节制谁,最终还是拦不住,高怀德率数百铁骑精锐,出东山口,追击唐军。

王审琦原本不想理他,高怀德这人能打是能打,可恃勇无畏!

不过又想到大家同是在云哥儿手下打仗,高怀德和史从云关系还很不错,如果高怀德出事,对整个战局都不利,对云哥儿来说也不是好事。

于是便顾不得之前的顶撞和心里不爽,连派出董遵诲、申知义,领兵骑兵去东山口,如果前方出事,就接应高怀德。

董遵诲是骑兵将领,控鹤军的骑兵史从云一直让他带,原本他想派实战经验更丰富,跟随史大帅征战许久的罗彦环去。

不过很快想到罗彦环去年奉史大帅的命守舒州,之后被南唐大将朱元击败,丢了舒州,如今对面唐军招讨就是朱元。

王审琦是个谨小慎微的人,他心怕罗彦环因新仇旧恨,也和南唐军厮杀一起,控制不住情绪,于是换成申知义和董遵诲一起领兵。

不喝酒的王审琦向来如此沉稳。

........

晚上,前方传来消息,高怀德出东面山口之后,果然受到南唐军的大举反扑。

高怀德仗着自身勇猛,于众多南唐军中,刺死一名南唐军的指挥使,但大局势依旧无法改变,接连败退,一直往西面退败,好在董遵诲、申知义带兵赶到接应,小挫南唐军兵锋,在山口斩三十余人,才让南唐军放弃追击。

回来之后,一身血污,肩上还受伤的高怀德亲自到他帐中道谢,还爽快的的道歉,承认自己考虑不周,做事莽撞,若非他派人接应,可能交代在那了。

王审琦顿时就明白为什么这人和云哥儿关系好了,原来是个直爽性子的猛将。

第二天,南面的史大帅也来新的命令,没有任何责备他怠进畏战的意思,而是下令控鹤、铁骑全军整军之后出东面山口,在淮河边上与南唐军对峙,不得再让他们进入紫金山,同时高铸营垒,深挖战壕,暂时不要与淮河边上的南唐军主力交战。

王审琦听令,随后开始执行,先让高怀德率铁骑军与董遵诲一起,出东面山口,控制山口的要道,之后各军逐步往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