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古神帝 第三千四百零七章 神城之主,战神冥尊

作者:飞天鱼书名:万古神帝更新时间:2021/09/18 07:39字数:3280

  

有太上和龙主护道,但,冥殿殿主还是真身进入了离恨天。

是否意味着,真实世界发生了什么?

五龙神皇这样的诸天存在,居然真身驾临,震撼的同时,张若尘等人不免生出许多猜测。

情况或许比他们想象中更加危急。

荒天和千骨女帝立即摒弃杂念,双手虚摊,释放神境世界,静心凝气,进入深层次的悟道状态。

张若尘沉思片刻后,问道:“需要敛气潜藏吗?”

所谓敛气潜藏,自然指的是不再释放太极阴阳图,不再吸收天地之力,以隐匿手段,藏于虚空,躲避可能存在的未知凶险。

荒天和千骨女帝已经修炼出量体,规则神纹和神气已经脱变,只差最后的悟道。敛气潜藏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!

影响的,只是张若尘。

龙主道:“你已经快要凝聚出量体了,同样耽搁不得,否则后患无穷。我现在带你们去时间激流区!”

冲击无量,必须一鼓作气,不能中途停下。

如锻造神兵,一旦中途停下,很多东西都会废掉。

张若尘心中微震,道:“竟如此迫切吗,真实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需要进时间激流区,可见,真实世界必然爆发了天大的危机,需要他们尽快破境。

龙主和五龙神皇真身进入离恨天护他们,显然做出了某种巨大取舍。

龙主含笑不语,化为一道流光龙影破空而去,不多时,带他们来到一处时间比例达到百倍的时间激流区。

激流区中,有一座数十里长的悬空岛。

穿过一层层阵法铭纹,龙主出现在悬空岛上方,挥手洒出,顿时张若尘、荒天、千骨女帝、蚩刑天、渔谣落到地面。

“两百年前,太上在这里布下了神阵,就是知道今日多半不会平静。但很多事,还是超出了我们的预估。”龙主道。

有些话,龙主不便讲出。

太上之所以一开始没有让荒天和千骨女帝进入此处修炼,乃是因为,他老人家寿元真的所剩无几,最多还能出手一次。

护了荒天和千骨女帝,今后谁护张若尘破境?

张若尘丝毫都不耽搁,盘膝坐下,双手举天,一座直径十八丈的太极阴阳图随之显现出来。

太极阴阳图的运转速度远胜先前,如黑白磨盘旋转,唯有张若尘一人在其中心。

方圆数百里,化为漩涡。

一缕缕天地之力如同溪流,源源不断涌入张若尘身体,神躯和神魂在急速蜕变,身体散发越来越明亮的光华。

龙主暗暗点头,不愧是天下一品。凭无极神道,张若尘冲击无量的速度,要比荒天和千骨女帝快十倍不止。

无量这个境界,根本无法做他的瓶颈。

蓦地,龙主转头望向远处,瞳孔逐渐收缩。

只见七彩斑斓的虚空中,突然云层静止,气流消失,就连天地规则都像是被凝固了,平静到诡异。

“该来的,终究还是来了!”

龙主的手中,神龙日月混沌塔一闪一烁,混沌光华流动不休。

“轰!”

“轰!”

……

沉重的脚步声响起。

虚空震荡,一道道能量涟漪,向龙主和悬空岛所在的方向而来。

每一道涟漪,都有摧星毁界的震劲。

“一个生命和死亡同修的主神,一个未来的时间主宰,一个古今无双的天下一品,三人同时冲击无量,若是让他们成功了,再过几个元会,这宇宙还不属于昆仑界了?不对,是剑界!”声音幽幽响起,带有几分戏谑。

一尊身躯高达三千丈的神灵,从空间尽头走来,一步十二万九千六百里,身上充满厚重霸道的神威,不多时,已来到近前。

他长有四条手臂,披散着千丈长的黑发,身上的黑甲铸有一颗颗头颅,如同数百颗头颅挂在身上。

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的死亡之气,将目光所能看到的天地,皆染成灰色。

渔谣脸色一变,难以置信道:“居然是他,他怎么来了?”

蚩刑天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威势压来,身体沉甸甸的,忍不住问道:“谁啊,总不会是死神殿殿主吧?”

渔谣盯了他一眼。

蚩刑天心脏骤停,很想扇自己一巴掌,不会又说中了吧?

“不是死神殿殿主。”

蚩刑天松了一口气,拍胸膛,道:“那就还好!殿主级人物怎么可能前来两位?谁顶得住?”

“但与死神殿殿主也差不多了!他是死族五大巨头之一,神城之主,坐镇死族唯一的那座神城,有着不弱死族族长和死神殿殿主的权柄,一身修为深不可测。我曾跟在师尊身边,在死族神城,见过他一面。”渔谣道。

地狱界十大族,每一族都只有一座超然神城,是族中神灵和圣境修士聚集之地。能成为神城主宰的人物,无一不是一族巨擘。

蚩刑天眼神逐渐变得沉重,望向在虚空对峙的二人,心中充满担忧。

龙主的确惊才绝艳,短短四个元会修炼,就能进入大自在无量,能够与宇宙中的老古董争锋。

但,死族这位神城之主,却是真正的老古董,已经活了一百万多年,是诸神眼中的禁忌人物,是一族的撑天白玉柱。

龙主淡然平静,道:“原城主觉得这天下还能存在几个元会?”

“谁知道呢?都在说五万个元会已到,宇宙将在毁灭中重启。但,谁知道这是不是第五万个元会?或许,才第四万九千九百个元会呢?”

神城之主定身在一神灵步外,道:“极望,你很有魄力,居然没有带着他们逃,这是要与本城主一战吗?”

龙主嘴角微扬,淡淡道:“逃,有用吗?若没有绝对把握,原城主怎会这么快出现在我眼前?”

“逃,的确没有用。”

一道嘶哑的声音,从另一方位飘来。

那声音,极其刺耳,犹如风中石缝中吹过,嘶哑中带有尖锐。

一条浑身散发金色火焰的骨龙,从云中飞出。

骨龙头顶,站着一尊身穿白衣的人形骷髅,头上长发整齐,青冠束发。

手中提一柄丈许长的朴刀,刀身呈乌金色,血槽极深,散发出来的寒气使得虚空中,凝聚出一座座冰峰。

“是……是他……”

蚩刑天目光紧紧盯着白衣骷髅手中的朴刀,脖颈发寒。他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,但此刻,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感喷薄而出,压都压不住。

因为十万年前,就是这柄刀,一刀将他的头颅斩下。

龙主紧紧盯着白衣骷髅身下那条骨龙,眼中杀芒毕露,脚下出现千万里海域。海中,浪涛掀起,将天空的云霞都拍了下来。

“情绪波动如此强烈吗?本座还以为,你能一直如先前那么平静。”

白衣骷髅举起手中朴刀,刀光照耀四方,道:“都说龙众九子,数你极望天资最高,是惊世之才,有问鼎天尊的希望。但不知,你这些年修为退步了没有,是否会像你那位长兄一般,死战本座刀下,沦为龙骨坐骑?”

龙主闭上双目,心绪逐渐平静。

白衣骷髅见这样他都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,不再言语相激,手臂落下,以契合天地的弧度,挥刀劈斩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