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末子木行 第七章 逐虎过涧

作者:吃地瓜的狗子书名:汉末子木行更新时间:2022/05/17 16:29字数:4886

  

翌日,卯时正刻,七万大军阵列整齐的站在城外空地上:“而今黄巾当道,北鹿角虎视眈眈”卢植立身在阁楼上誓师,凛冽的寒风吹得他鬓发纷飞!

城墙下,蔡琰双眼微红,把蓝色的锦囊系在少年腰间:“木郎,这枚平安锦囊是我连夜绣的,虽然不太好看,希望能够保你平安!”

呼啸的冽风中~蔡邕张开略显单薄的双臂,抱了抱李枫:“小木,为师能做的不多,我已交代子干别再让我这一把老骨头担心了!”

“师父!师姐!放心!”

李子木翻身骑上乌骓,朔风呼呼作响!

“木郎,我在洛阳等你,等你”

远处黑马突然顿足,少年并未回首,背影在父女二人视线中缓缓消失

夜,临近河内郡,汉军主将帐中,李枫、卢植两人相对跪坐于长案前。

“卢公,枫有一友人,现居于陈留,前些时日闻听枫要北上”

卢植听完沉思了会儿,言道:“如今陈留郡已被蛾贼所占,明日你领一千骑兵,赶往陈留救下友人,顺便把那郡守陈忠救出来!”

“多谢卢公,若枫五日之内寻不到友人便回邺城与您回合!”

“小木,你跟本公子客气什么??”

两人相视一笑~~

翌日,李子木在营外告别卢公子。领着薛礼带着章程与一千五百人马向东进发

陈留郡旁,一座树林中,一位大汉单手握着一只肥鸡,对面坐着一位青年,面露遗憾与惋惜。

“听闻陛下马上要派兵镇压这次起义,现在朝廷正在招募义军,以典君的武艺,定能在战场上大杀四方!”

“可叹典君高义,若非如此,岂能屈居于这深山之中”青年话音未落,对面大汉震耳欲聋:“刘子阳,俺只是看不惯那富春县令欺男霸女,跟你没关系!”

晚间,两人分别,约定好下次见面的时间与地点,被称为刘子阳的青年目送魁梧大汉踏步进入山林深处,愧疚不已。

——两日后,陈留郡西城门十里外的一处河畔边,李枫双手捧着清水放入口中,侧耳听着章程探查到的信息。

“军司马,在往东走十里就到陈留郡了,你看”

“这两日辛苦章兄了,令三军在此处休整,一个时辰后再出发!”

陈留郡,城西五里外,李枫看向一旁跟自己学穿搭的薛礼:“仁贵,咱俩先装作波才亲信,随后”

“章兄如果看见城墙上有旗帜晃动,便带着骑兵出击,迅速占领城门!”

李子木话落,又对棕黑铠甲的青年慎重吩咐道:进城不可擅杀百姓,蛾贼放下武器后士卒不得继续打杀!”

他并非无心之人,相信任谁都不忍心对这群连饭都吃不饱的普通百姓再下毒手

“是,枫哥!”

“是,军司马!”

两人齐声拱手应道。

李枫薛礼俩人褪去铠甲身着布衣,骑着两匹马驾驾哒哒哒哒~~

临近陈留,四名头扎黄巾手中拿着劣质长枪的黄巾军,忙拦住人:“你们四啥子人?”

两丈高的城墙阁楼上,三十多名黄巾军突然听到城门动静,齐齐俯身勾阑看向下方两人。

薛礼面露憨笑,坐在马上用着蜀地方言回道:“你们不要节动,听说汉军,要绕过陈留,攻节长社那个塔塔”

“我跟我家锅锅奉波才大将军滋命,前来告知跌情,还望守军道友们,行个方便噻!”

城门守军见二人虽然面善,但头上并没有戴黄巾布条,开口询问道:“道友有没有啥子信物嘞?”

“道友们,我有波才大将军手令,我跟我家锅锅送去给捏!”

话罢,跟李枫骑着马,往城门口处前进。

临近城门,薛礼下马,把手往袖子掏了掏,就要给黄巾军:“手令哈,四位道友。”

“手令在这儿哈!”

话音未落直接双拳出击,后腿一个横扫,转瞬即逝间四名守军倒地不起。

李子木见此也不闲着,直接一夹乌骓,借着马速飞身一脚踹开城门,随后提着霸王枪上了城墙阁楼。

守兵只是普通的流民或乡勇,哪里是李少爷的对手,右手旋转,把霸王枪当棍子用,黄巾军应声倒地。

转眼间结束了战斗,看着倒地不起的守将,他并未全下杀手。

只打杀了几个想要传信城中的守军。

心里不舒服可能有些,不过成王败寇罢了,可能这些守军无辜!

陈留黄巾军六千左

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右,且多数是流民,要说这数月没对城中百姓做其他事情,跟你说,你信吗?

拿下西城门后,薛礼在阁楼上摇旗。

城外章程见此,招呼骑兵步兵进城,迅速占领城门!

首战告吉,城中黄巾军虽多,哪里是装备精良汉军的对手,骑兵冲阵几次后,跑的跑,降的降!

李枫斩下陈留黄巾渠帅吴氏头颅,挂在黑戟上吼道:

“各位乡里乡亲,在下李枫,知各位迫于生计,在下虽为汉臣,但不想打杀无辜之人!”

“大家如果愿降,我等定不会打杀诸位!”

剩下的两千多黄巾军听后,忙放下手中锄头,叉子跪地直呼冤枉饶命。

他们本来就是只为一碗饭而反,如今见死去了数千人,甚至渠帅也阵亡。

见蛾贼投降,李枫呼唤章程让其手下士兵停手。

叫来前陈留郡守,安顿好黄巾军,叮嘱不要无故打杀无辜之人,便随着前郡守,进入了郡守府。

府中,李枫坐于次位,询问坐在主位上的陈忠:“不知陈郡守近来可有耳闻,杀害富春县令的典韦?”

“禀报李将军,前段时间偶然听闻此人,此人在陈留绿林一带,颇有侠义之名。”

郡守一袭布衣,恭敬的对右侧的少年作揖拱手:“不过这个典韦当日杀了官府中人便远遁而去,怕是再难寻到!”

李少爷一脸平静听完陈郡守的话,略感失望,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。

“忠倒是知道他有一朋友,就在城北一处村寨中”

陈忠刚做郡守没一年,黄巾起义的时候,他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郡守府就已经被攻占。

这些天一直提心吊胆生活,直到被眼前之人救下,心才略微安定。

刚刚推脱半天,要求玉面少年上坐,但少年并未在意这些虚的,不由让他更加敬重这位白袍将军!

李枫闻言,让章程等人,在城中小歇片刻,自己与薛礼俩人两马,前往城北一处村寨中。

进村打听后,见到一青年身着棕衣,名刘子阳,跟其聊了近一个时辰,并未提及典韦分毫,在最后快走的时候,李子木知道该说了。

他满脸谦虚跪坐在地上,讨教询问着刘氏:“久闻刘兄有一兄弟,武艺高强,又颇有侠义之风,不知可否引荐。”

棕衣青年听后,双眼死死盯着李枫薛礼两人,连称都是传闻,自己并无这样的朋友。

“刘兄,我二人虽为汉室效力,亦知天下皆苦,闻听刘兄有一朋友名典韦,武艺高强,又颇有侠义之风,故此前来与之结交!”